色琪琪久久热在线_色琪琪校园春色_色琪琪永久在线观看

焦點影評丨《風騷律師》S5E6好看嗎?大騙子VS小騙子

时间:2020-05-19 16:33:08 出处:色琪琪久久热在线_色琪琪校园春色_色琪琪永久在线观看

本集是第五季階段性的高潮,麥克開始發揮他高超的專業技能,吉米和金的“計劃”也有瞭戲劇性的發展和收尾。

這集標題《Wexler v. Goodman》表面上是指兩位律師的相愛相殺,在我看來,不如說這是兩個“騙子”之間的對決,區別在於,吉米騙的是別人,而金騙的是自己。

老將出馬

互相“交底”後,麥克和古斯塔沃間迅速找到瞭默契,麥克很快成為瞭“炸雞老板”的左膀右臂,和維克多平起平坐。

納喬看到這三人同時出現,才意識到拉羅口中的“麥克”就是和自己合作過的老前輩。

納喬的第一反應是害怕讓薩拉曼加傢族發現,但兩位大佬卻一致表示“不會被發現”,可見他們真正開始合作後,自信心空前高漲。

你們說行就行吧……納喬隨即透露瞭拉羅接下去的計劃,主要是繼續打擊“炸雞店”的毒品生意,古斯塔沃見招拆招,決定舍棄掉底層一批無足輕重的馬仔,保住自己的核心成員即可。

除此之外,拉羅還打算對“炸雞店”的正經營生下手,原則宗旨隻有一個:攪黃你的生意,直到墨西哥那邊的大老板覺得你沒有價值瞭為止。

古斯塔沃要專心對付生意方面的攻擊,至於如何反擊拉羅,就全權交給麥克瞭,並吩咐納喬“見老麥如見我”……等古斯塔沃走後,納喬忍不住來質問麥克瞭。

這一老一少都有欣賞對方的意思,但此刻他們也同樣都不爽對方的態度,納喬覺得麥克不知輕重入瞭大坑,麥克認為納喬的苦悶都是自找的,“一旦動手瞭就沒有回頭路”——還是麥克的人生哲學,就像他教小粉的那樣,“我們沒法‘改過’”。

當務之急是要解決掉拉羅,切入點便是上季結尾時拉羅在差旅電匯分店裡殺人放火的案子。

麥克幹起瞭老本行,他先找到當時的目擊證人莉莉安,花瞭2美元買書拉近距離——別小看這點錢,這能為麥克在無形中多爭取一絲主動。

之前吉米那兒沒幫成忙,麥克在這裡倒是做瞭一回私傢偵探“戴夫·克拉克”,他以“受雇於死者傢屬”的名義,說動瞭“怕事”的莉莉安接受問詢(一般人都會下意識地回絕這種麻煩事)。

莉莉安把事發當天的經歷又說瞭一遍,自己本想去匯錢,卻發現差旅電匯分店關瞭門,她隻瞥到一個陌生人站在職員弗雷德的位置上。

這正是S4E10中,拉羅殺瞭弗雷德後查看監控時的一幕。

等莉莉安過瞭20分鐘再回去時,那裡已經燒起瞭大火。

這些情況其實麥克都知道,他真正目的是要引導莉莉安回想起汽車——在麥克預設答案之下,莉莉安順利通過照片記起(認出)瞭拉羅的座駕:1970定制款蒙特卡羅。

這還不夠,麥克得讓莉莉安主動打電話給警方,上報這條新線索,警官電話和車型記不住沒關系,我告訴你,但別告訴他們有私傢偵探在暗中幫忙。

話說到這裡,莉莉安再遲鈍也會起疑瞭,麥克早就想好瞭說辭:功勞全給警方,我隻想伸張正義。

這並非全是借口。要知道,拉羅僅僅為瞭追蹤自己、查看監控,就殺瞭無辜之人還縱火滅跡,嚴格來說,弗雷德的死自己也有責任——當初麥克因為好心路人的死都想宰瞭赫克托,現在接連死瞭維納和弗雷德,他更有動力幹掉拉羅瞭。

接下去,麥克又潛入警局擺出瞭一副“老幹部”的派頭,三言兩語就打發年輕警員把他準備好的報告送給瞭羅伯茨警探。

麥克的“本色出演”太高明瞭,領導的做派、年輕人的謹慎他都拿捏地很準確。

羅伯茨剛剛應付完一件雞毛蒜皮的小事,隨手一看,交上來的是一份肇事逃逸案件的報告。

這一幕同樣發生在S4E10中,在拉羅跟蹤麥克的時候,被擺瞭一道困在瞭停車場,為盡快追上麥克,拉羅直接撞瞭前面的車揚長而去。

我不得不感嘆,在一般影視作品中,像這種小案子,哪怕是路人甲被殺的案子都是被丟到一邊的,管殺不管埋……可在《風騷律師》中,這些看過就忘的“小事”居然能成為關鍵線索。

羅伯茨顧不上是誰提交的報告,因為這個小案子直接串聯起瞭另一件殺人案。

兩起沒有直接聯系的“懸案”接連出現瞭關鍵線索,而且還順利並案,警方想不盯上拉羅都難。

麥克很快走瞭最後一步:從納喬口中得到拉羅的動向後,立刻通過警用電臺告知瞭拉羅的位置。

話說,本季開頭索爾逃亡時,車上也備瞭一臺警用電臺,興許是跟麥克學的呢……

沒過一會兒,拉羅就發現有警察上門瞭,剛開始他還想掏槍,可隨著自己很快被多輛警車包圍,他隻能丟鑰匙投降。

拉羅想借警察和DEA之手把古斯塔沃幹掉,結果對手陣營直接出瞭一位“警界宗師”,這下他有得受瞭——對付警察他可沒法蠻幹,看來是時候打電話給索爾瞭。

重蹈覆轍

吉米盯上瞭梅薩維德銀行多年前的一支廣告,那還是老總裁沃馳泰爾帶著年幼兒子凱文一起拍的——吉米打算惡搞這個廣告來做籌碼,隻是“大學生三人組”的能力有限,沒法“多、快、好、省”拍出自己想要的效果。

有些事情,真的無捷徑可走……吉米沒有太多時間,隻能不斷降低標準,外景地不好找,那就在晚上的美甲店用油漆噴一塊“綠幕”吧。

吉米找瞭一群沒啥經驗的路人群演,用各種有的沒的理由控訴梅薩維德銀行(娛樂效果絕佳)……在他玩得正開心時,卻不知道“正主”金已改變瞭主意。

看到金來瞭,吉米立刻興沖沖地說出瞭好消息,他已找到瞭銀行LOGO的“原作者”,92歲高齡的攝影傢奧利維亞·比特蘇——廣告隻是拿來惡心人的臭雞蛋,“LOGO侵權”才是他們的殺手鐧。

金顧不得吉米的興奮,說出瞭自己的打算:讓阿克接受7萬5千美元的和解費用,盡量讓梅薩維德銀行拿出4萬5以上的錢,剩下的她自己掏。

——等等,你說什麼?憑什麼啊?!我們都找到他把柄瞭。

——因為裡奇已經察覺到瞭不對勁,我害怕瞭。

——別怕啊,他們抓不到我們的把柄。

——也許你是對的…但這樣做不值得。

形勢再次顛倒瞭過來,兩人真正開始實施計劃後,反而是吉米更加認真、有始有終……當然,金的決定確實顯得反復無常,但從正常人眼光來看,這應該叫做懸崖勒馬。

吉米雖然不甘心,但他還是同意瞭,畢竟這是金的主場、金的劇本。

為瞭緩解自己“無緣無故”折騰別人的負罪感,金堅持要幫吉米他們收拾,說到底還是她那擰巴的道德心作祟——上集金的言行引發瞭相當大的爭議和討論,相信這裡她的表現足夠讓大部分人釋然瞭。

告訴佩奇“阿克決定和解”的好消息後,金私下裡主動向老板裡奇道歉,但她堅持認為自己留在案子裡是對的,僅僅隻是“回應方式”錯瞭而已。

這番話也證明瞭上集結尾金的“失態”,確實隻是掩飾自己心虛而已。

此時吉米剛剛幫兩個妓女打完官司,為表感激之情,對方很熱情地想立刻幫吉米擼一發,連熱毛巾都準備好瞭,就說體貼不體貼吧……

吉米雖然婉言拒絕瞭,但他並不反感對方表達謝意的方式,粗俗、咸濕之餘,也顯得樸實、真誠,“比那群有錢有勢的斯文敗類親切多瞭。”

大概是想到瞭這點,吉米突然改變主意,雇她們去整蠱霍華德一番……和平時一樣,溫文爾雅的霍華德正在餐廳裡與別人寒暄,和同僚克利福德聊聊格林法官的八卦,突然就冒出來兩個濃妝艷抹的妖艷女人指責自己翻臉不認賬。

吉米在外面看得那叫一個暗爽:自己沒回復霍華德伸出的“橄欖枝”就已經是回答瞭,結果這小子還不識抬舉地打電話來,簡直不知好歹。可憐的霍華德,在常人看來是個心胸寬闊的好老板,在吉米這兒偏偏成瞭自視甚高的偽君子。

再次“報復”成功後,吉米洋洋得意地自嗨道“我可真有本事……”

緊接著,吉米有瞭一個自然而然的心理變化:我這麼牛掰,為什麼要忍氣吞聲呢?幹!於是他打給瞭奧利維亞,計劃照舊。

當所有人都以為索爾·古德曼來商討和解細節,隻是想多要個幾千一萬美元時,吉米卻喊出瞭400萬美元的天價,金的臉色瞬間大變:怎麼和說好的不一樣啊?

金顯然真的慌瞭,想趕緊終止這次會面,因為她明白吉米有備而來,主意還是自己出的呢。

吉米不顧金的反對,先拿出瞭浮誇的控訴廣告,把凱文、佩奇等人氣瞭個七竅生煙,金認真維護的樣子也充分說明瞭她不知情……

當然,這種不入流的勒索廣告隻是小花招,真正的大殺招是接下去的照片。

金那個著急呀,她竭盡全力想制止凱文說知道這張照片——因為這樣吉米就需要"控方舉證"——偏偏不知輕重的凱文輕易踩進瞭坑裡,承認自己買瞭照片的拷貝,等反應過來為時已晚……

啊哈!你隻是買瞭拷貝,並沒有買照片的版權,梅薩維德銀行用這LOGO可是妥妥的侵權行為!

接下去,身邊一群律師就吵翻瞭天,發瞭狠的凱文決定直接找吉米解決問題——凱文這人雖然憨瞭點、莽瞭點、土瞭點,但在這種時候,他反而要比其他人更能看清楚吉米的“本質”。

別給我整律師那套彎彎繞的,你就是個油嘴滑舌的下三濫推銷員,痛快點開個條件吧。

在凱文的再三要求下,吉米說出瞭自己的要求:阿克的房子要留著,銀行客服中心遷址,你們得賠償他精神損失費,得公開道歉,另外還要賠償奧利維亞版權費,記得也得向她道歉,這樣我才會放過你。

此時此刻,吉米早已不是為瞭別人的訴求,而是為自己的想法行事瞭,他在享受做贏傢的快感。

晚上金回傢時,吉米正在彈琴,曲子是第一季結尾BGM深紫樂隊的《Smoke on the water》……眼見金不想搭理自己,知道她生氣的吉米討饒瞭幾句後,立刻強調“奏效瞭”。

“你與我合謀”的嫌疑被洗清瞭,裡奇不會再懷疑你,我們的目的也都達到瞭,幹嘛要生氣呢?

吉米還想讓金再次模仿凱文的語氣告知結果,但金沒心思玩瞭,隻是說凱文不顧律師們的反對,堅持和吉米私下裡達成協議。

理論上說,這個協議是不具備任何法律效力的,但凱文就認這種“私瞭”的手段。

這不挺好嗎?所有人共贏瞭。

註意接下去的鏡頭:之前吉米和金兩人一直同框,但從金去櫃臺拿酒開始,兩個人一直分別在各自的鏡頭裡對話。

“不是大傢贏瞭,是你贏瞭。”金說得沒錯,這件事源於自己不知所謂的同情心和執拗,最後把所有人都鬧得雞飛狗跳,隻有吉米名利雙收(大賺一筆錢,還打響瞭“索爾·古德曼”的招牌)。

金感覺自己被騙瞭,在如此重要的事情上都有可能被吉米“出賣”,未來自己還怎麼信任他呢?

眼瞅著金越說越不對勁,吉米趕緊解釋:我這麼做是想保護你啊,萬一我被抓瞭,你就得接受審問,現在你不用擔心瞭,因為你真不知情。

註意,這就是金在語無倫次後說出“結婚”的主要原因。

金坦言和吉米過不下去瞭,他們倆要麼立刻分手,要麼立刻結婚——在美國法律裡不能以配偶作為人證,假如夫妻中有一人犯罪,並向配偶說瞭犯罪事實,公檢法一方無權對未犯罪的配偶調查案情,或要求配偶出庭指證另一人。

金大概是覺得,隻要兩人結瞭婚,吉米就可以放心大膽地對自己暢所欲言瞭,不會再隨便隱瞞。

可以說這是一個純粹出於“理性”的想法建議,但我覺得裡面仍然有“感性”一面的分析空間,這就要說本集開場那段戲瞭:金在上初中時,有一晚被母親放瞭鴿子,直到夜色已深時才來接自己,她發現母親喝瞭酒,對方還要說謊,堅稱“隻喝瞭一瓶”。

母親顯然辜負瞭金,她也知道說謊的自己理虧,那她用什麼方法讓女兒消氣呢?提出兩人回去吃一頓好的,給你看你想看的電視,給你聽你想聽的電臺。

再看看吉米一開始是怎麼哄金的:去吃頓牛排,開幾瓶好酒,甜點什麼的好東西一起上……

一模一樣,對不對?不管他們說謊的理由是“不小心”還是“為你好”,他們都隻會道歉而不會認錯,同時用其他不相關的東西(比如物質享受)來“哄”自己高興。

金對吉米又愛又恨的復雜心理,一定程度上也受到瞭對母親態度的映射,他們的行為模式很像,自己想離開對方,卻總是一敗塗地……如果僅僅是這樣,那金可以痛快地甩瞭吉米,偏偏吉米像母親之餘,還很像自己——

小時候,自己賭氣一個人走回去,生氣的母親大吼說“你從不聽話!”此時此地的吉米,不也和自己一樣,總是對著幹、總是“不聽話”麼?

金讓吉米發誓“永遠不再騙我”,吉米說不出口,說瞭金也不會相信——事實就是,他們倆都是騙子,一個騙對方,一個騙自己。

金的悲劇,在於她甩不掉吉米,明知身處於一片深不見底的沼澤,卻依然在掙紮中慢慢陷瞭進去……

我們總說“趨吉避兇”是人類的天性,但在你我的人生中,卻為何總是會出現“明知故犯”的可笑又無奈的境地呢?

【也歡迎關註我公號“有愛評論區”。】



热门

热门标签